第 119 章 水边的埋伏(1 / 2)

狗洞谋士 樱桃糕 3309 字 15天前

代西库部落赶着牛羊逐水草迁移,终于到了代西库与常利叶歌部落的交界处。

两个部落的领地隔着一条水流,叫“东拓”,意思是“鱼”。东拓水中确实鱼不少,但是代西库部落如果只几个人是不敢去那里捕鱼的,就是去水边放牧,也很小心,就怕东拓那边突然蹿出一群人来抢牛羊抢鱼。若是不给,他们还会打人。

常利叶歌部的人还常常来水流这边放牧,很有霸占整条东拓水的意思。乌戈舍的大儿子密达鲁就是因为他们越界放牧还抢代西库族人的牛羊,去找常利叶歌理论,争执间动起手来,被常利叶歌捅了一剑,落下了病根儿。

然而大首领只是让常利叶歌赔给代西库部落二十头羊区区二十头羊

事后,苏莫勒沙带人去偷袭常利叶歌部落。常利叶歌部落人多势众,代西库没讨到太多便宜,而常利叶歌夸大部落损失,将此事告到大首领那里。大首领惩罚代西库部落五年不准在东拓水捕鱼。

苏莫勒沙气得拿鞭子四处一顿乱抽,却也没有办法。

代西库部落的人也就默默不去临近东拓水的那片山坡放牧了。

然而,常利叶歌部的人要去放牧时发现,代西库的人竟然又出现在那片牧草格外丰茂的山坡上

几个牧人,放牧一大片的牛羊

听说有一大片牛羊,常利叶歌笑道“代西库又给咱们送东西来了他们是真记吃不记打啊。走招呼人,去抢了来。”

常利叶歌作为部族首领,是不会亲自去抢的他在东拓水这边远远地看着。

几十个常利叶歌部的人骑马趟过东拓水去抢牛羊,那几个牧人没上前阻拦,反而吹响骨哨。

山坡那边冲下来百十来个手持弓箭的代西库人,不管不顾,照人就射为首的就是苏莫勒沙。

常利叶歌部欺负人惯了,根本想不到会有埋伏,更想不到代西库的人会这么狠,都被打懵了。等他们反应过来往回跑,返回东拓河另一侧的只有不到十个人了。

几十个人的死伤

常利叶歌部对代西库,还从没吃过这样的大亏。

但对方有百来人,常利叶歌身边一时人手不够,只能看着苏莫勒沙在水流那边冲自己耀武扬威地笑,带着人赶着牛羊走了。

苏莫勒沙带人翻过山坡,见到在那里观战的令翊,跳下马来,冲上去抱住他“羽太解气了我这辈子没那么痛快过”

其余代西库部落的年轻人也都一脸兴奋,举着手中的鞭子高呼。

然而等待他们的是首领乌戈舍的震惊和怒气。

乌戈舍拿鞭子指着苏莫勒沙“杀了几十个常利叶歌的人竟然杀了几十个常利叶歌的人这是会出大乱子的”

苏莫勒沙梗着脖子道“能出什么大乱子常利叶歌会带着他们部落的所有精壮来跟咱们决一死战吗”

乌戈舍被他堵得一顿。

“我看他不舍得。

他就是欺软怕硬,那年让那边的库兰图抢了女人,抢了牛羊,还杀了部族,他也没敢去拼命,只敢找大首领哭诉。”

乌戈舍怒喝“知道他会去找大首领,你还这样他们都是熊部的人,大首领对他们没有偏袒,对我们能一样吗”

苏莫勒沙道“我就不明白,父亲你怕什么。大首领会因为我们跟常利叶歌这点事而杀了你吗会杀了我吗会灭了我们代西库全族吗”

乌戈舍一怔。

苏莫勒沙正色道“父亲,你再这样软弱下去,我们族人的心就散了”

说着,苏莫勒沙撩起帐篷门帘外面站着的都是代西库的年轻族人,除了跟着一起去伏击的,还有闻讯赶来的,每个人脸上都是担心、热切和兴奋。

苏莫勒沙道“父亲我们不怕常利叶歌我们也不怕死我们不想再受人欺负了”

年轻族人们也喊“我们不怕常利叶歌我们也不怕死”

乌戈舍看着苏莫勒沙,看着年轻族人,看着匆匆而来的长子和次子脸上的光,最终还是点了头,没提惩罚的事。众人欢呼着散去。

帐篷里只剩了乌戈舍和他的三个儿子。

苏莫勒沙看自己不会挨鞭子了,涎着脸凑到乌戈舍面前笑道“父亲,我还有个办法,让常利叶歌找大首领也是吃瘪。”

乌戈舍和密达鲁、固特都看他。

“从前常利叶歌欺负咱们,你老是怕丢人,不跟外人说,其实谁不知道这回咱们先去找大首领。一路见谁就跟谁哭诉常利叶歌欺负人,说他杀了咱们的人,抢了咱们的牛羊。常利叶歌那些人的尸首我都带回来了,一会儿就让人找个地方埋了。到了大家面前,咱们和他都没什么凭证,全靠嘴说。有之前那些事,你说大家是信常利叶歌,还是信你”

乌戈舍、密达鲁、固特“”他们不明白怎么一向直肠子的苏莫勒沙会变得这么无赖。

苏莫勒沙道“大首领就是嘴上偏常利叶歌,心里也得觉得是他没理,那大首领就不会严惩咱们,不然在大家面前说不过去。”

密达鲁也道“父亲,我看行。大首领